【BBC Sherlock】福華-I Really Like You

这个好暖,,,

Fa:

  Sherlock明白一切都不太對,自己從來都不記不重要的人事物,為何現在卻有個人擅自"登堂入室"了——擅自住進自己的思維殿堂裡——讓自己無時無刻不想著對方。


  打開冰箱看著該放著牛奶的地方一片空,「John!」


  想跟Lestrade要案子順便羞辱Anderson,「John!」


  需要糖分與咖啡因用以保持大腦的運轉,「John!」


  想著John為什麼還沒制止自己絕對惱人的演奏後,Sherlock放下了小提琴,「Wrong! Wrong! Wrong!」Sherlock惱怒的喊著。一切都不對,怎麼什麼都能想到對方身上?


  Sherlock氣呼呼地走到長沙發前,拉緊了絲製的睡袍,蜷縮在沙發上。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


  John為什麼還沒來關心我——Sherlock對自己有這種愚蠢想法感到崩潰。


  「答案明明是那麼顯而易見,John去上班了,誰會在一個忙碌的午後時光關心你在沙發上鬧脾氣?」Sherlock搖搖頭,把那個噪音——很不幸是自己的心聲——給搖出腦海。


  晚餐時間,一樓大門打開的聲音讓Sherlock重新復活,他清楚聽見老舊梯級被踩壓時發出的嘎嘰聲響,每一聲都令他越加期待見到來人,但他不願表現出來,只是邊期待著邊躺在沙發上。


  「Sherlock?」


  是John。理所當然。


  「你醒著嗎?」John向沙發走近,而Sherlock以為自己的心臟隨時會跳出來。


  「我醒著。」Sherlock在John的手觸碰到他的手臂前出聲,正巧迴避了一次的觸碰,「你……今天比較晚回來。」再謹慎的措詞,仍不小心將抱怨的語氣給一併傳達。該管用的時候不管用——Sherlock只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噢、呃……診所有點忙。」John當然聽出了Sherlock的不滿,但他猜想那只是對方在家發呆一整天所產生的負面情緒,所以他並沒有放在心上,「我給你帶了晚餐回來,吃飯吧。」


  塑膠袋磨擦發出的聲音由近變遠,Sherlock翻身坐起,看著John正在餐桌前擺放著兩人的晚餐。John感覺到了視線,偏頭對上了Sherlock的視線,「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John的表情有著疑惑以及擔憂。


  Sherlock搖頭,畢竟他覺得此刻最異常的大概是自己的心臟(這可惡的心臟——怎麼能跳這麼快?為什麼應該習以為常的畫面此刻看起來卻令自己心跳加速?為什麼?),不過他並沒有將疑問說出口,他只是看似冷靜地走到餐桌旁,接著便與平日一樣與John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


  一切看似正常,Sherlock也認為自己已不再為莫名奇妙的問題感到煩惱——直到第二天早晨Sherlock在自己床上醒來為止。


※※


  Sherlock睜開眼,看著自己房間的天花板,明明是再熟悉不過的畫面,他卻感到一股難以解釋的異常,他翻了個身,被John的睡顏給嚇得向後摔下床。


  Sherlock躺在地上,感覺大腦中的齒輪全卡成了一團亂,他坐起,透過床緣露出兩隻眼睛盯著睡在床上的人。果然是John,他慶幸自己沒有眼花的同時開始煩惱對方為什麼睡在自己床上。


  他記得昨天在John下班後兩人一起用餐,也記得自己被人催促著去洗澡後只裹著床單回到客廳而被訓斥了一頓,還有那部無趣的電影,之後——


  之後呢?Sherlock發現自己腦中難得的空白。


  當Sherlock還在努力想起那片空白時,John睜開眼,注視著Sherlock,而Sherlock就像個做錯事被抓到的孩子似地感覺心跳加速。


  「早……?」Sherlock試著維持正常語調。天知道主動問早這件事對他而言其實就是不正常。


  John沒有Sherlock想像中的清醒,他眨了眨眼,似乎在重新聚焦,好一會兒才對人露出了一抹笑容,「早安,Sherlock。」


  等等,John平常都是這樣笑的嗎?——Sherlock看著人的笑容發楞。


  看Sherlock維持著"當機"時會有的呆滯神情坐在地上,John疑惑道:「你為什麼要坐在地上?」


  「呃……」Sherlock並沒有聽見John的問題,但他已經準備好要問的問題,「John……」在得到人一聲疑惑的單音後,Sherlock接著說:「你,被甩了?我記得你不是單身好一陣子了?」對於昨晚空白的片段,除了一個令John嚴重傷心的失戀才會迫使人與自己同床而眠之外,Sherlock實在想不到其它原因了。


  但Sherlock很快就發現他錯了,因為John的臉色相當難看。


  「你才被甩了!混蛋Sherlock!」John坐起身,抓起床上的枕頭砸在Sherlock的臉上。


  上半身赤裸,呃?——Sherlock在用臉接住枕頭前,清楚看見了John左肩上槍傷造成的傷疤,那讓他腦子裡打了個很大的問號。


  「下地獄吧!Sherlock!我真是天殺的愚蠢!」John氣憤地將自己方才還枕著的枕頭也砸在Sherlock臉上後,才抱著衣服、裹著薄被走出了房門。


  Sherlock瞪大眼看著走出門的John……薄被下的小腿。


  「……該死。」Sherlock過了很久才小聲地罵了聲,他終於發現事實不只是同床而眠而已了。


※※※


  John在躲著Sherlock,而Sherlock完全理解原因為何。


  那天,在John離開之後,Sherlock又花了點時間整理思維殿堂,最終在一個角落找回了那晚空白片段的記憶。


  他跟John上床了——顯而易見的,可Sherlock沒想到的是,先說出以往令自己感到肉麻又噁心話語的是自己。


  「我喜歡你,John,與你相處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我已無法再冷靜下來,我滿腦子都是你!」之後呢?Sherlock想起對方臉上的驚訝與喜悅,他才明白原來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為了愛情煩惱——雖說他甚至不確定自己當下所想表達的是愛情還是其它什麼情感。


  Sherlock想起了在自己身下喘息的John,想起了對方用從未有過的溫柔語調喚著自己的名字,僅只是回想都令他難得感到害臊。


  「嘖。」培養皿裡的小小火光將Sherlock的思緒從煽情回憶中拉回,他煩躁地扯下護目鏡,瞪著第五次的實驗失敗。通常他是不介意失敗的——畢竟那很少發生,而現在他明白自己並不在狀態上,但生活中的瑣事再加上接二連三的實驗失敗,確實令他氣餒了。特別令他煩心的是那個躲著他的室友。


  一樓大門關上的聲音後接著老舊梯級嘎嘰作響,Sherlock知道John回來了,他也知道對方會在二樓外左顧右盼,若是與自己對上眼就會轉身逃往三樓。Sherlock動作迅速卻安靜無聲地移動到了兩扇門之間的視線死角,他屏息,聽著刻意隱藏卻被木質地板給出賣的腳步聲來到右方。


  今天是客廳啊——Sherlock邊想著邊轉身自廚房門走出,來到了對方身後,猛地自對方身後抱住了人。


  「John,別躲著我。」Sherlock知道這魯莽的動作可能會換來一陣打,但他顧不得那麼多了,若是被打能消除兩人間的隔閡,就算對方把自己當成沙包也無所謂。


  出乎意料的,John的反應是僵直著身子,動也不敢動。


  看人沒有劇烈的抗拒反應,Sherlock趕緊開口:「我很抱歉,我那天肯定是還沒睡醒,才會對你說那些話。」他感覺懷中的人身體放鬆了些,不再像警戒著什麼似的僵直著。


  「我都想起來了,一切的一切,包含我對你說過的話。」Sherlock說:「我明白後悔已是徒勞,John,希望你——」


  Sherlock仍在整理著腦中的詞彙,但話還沒說出口,懷中的人卻開始劇烈反抗。


  「鬆手!Sherlock!該死的鬆手!」John掙扎著,對Sherlock又踢又踩,「我不想聽你說一堆廢話,你就是後悔了,對吧?讓我們表現得像個大人,我會忘記曾經發生的事情,我也會離開這裡。」


  「不!John,你在說什麼?」Sherlock驚訝的同時來對方面前,看著人略顯失控的反應,他毫不猶豫就低頭深吻了人。


  John從劇烈反抗到驚訝,最終用困惑的表情注視著Sherlock。


  「你不明白你對我而言有多重要,我喜歡你,我愛你,John,我滿腦子都是你。」扣除上一次略有遺忘的告白,這是Sherlock頭一次在神智清醒的狀態下與人告白,「我所謂的後悔,是指我很後悔沒能讓告白更慎重些,我希望你不介意,並永遠待在我身邊,我想世界上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忍受我了。」


  「……你也知道沒人能忍受你。」面對如此誠實又罕見真情流露的Sherlock,John很快就冷靜下來。John注視著Sherlock,由表情看得出對方相當期待自己的答案,「跟平常高智商的你一對比,你現在的願望顯得太傻了些,Sherlock。」John抬頭輕啄了對方一口,「我怎麼可能隨便跟人上床?我當然也喜歡你,我當然也愛你,而且除了221B,我也沒地方可以去了,所以我會留下。」


  「你會留下!」明明對方只是躲避了自己幾天,而兩人也輕鬆解開了誤會,但Sherlock卻覺得自己彷彿等待那個答案等了一輩子。


  「對,我會留下,直到——」John想到了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我改變心意、找到了想結婚的對象。」


  聽見John的發言,Sherlock臉色一沉,他呢喃著:「嗯……我知道了。」然後他便若有所思地——其實應該稱為"失魂"——獨自走回了臥室。


  看著Sherlock搖搖晃晃走進臥室的背影,John竊喜著,他不知道自己的影響力原來這麼大。


※※※※


  不過John的竊喜也只維持了一天。


  隔天,Sherlock就拿著不知哪買的戒指跑去跟他求婚——當著診所裡所有人的面。John在不知該暈倒還是該發火前,向大家解釋那只是個玩笑話,Sherlock總是對自己做些奇怪的實驗。之後,John帶著尷尬的笑容把Sherlock請進了診間。


  「Sherlock你做什麼啊!」John很想大吼,但他又同時提醒自己得降低音量。


  「跟你求婚啊。」Sherlock拿著銀戒,表情無比誠懇,「我們結婚吧,John。」


  「為什麼?」


  「這樣一來我就是你的結婚對象了。」Sherlock說。


  John瞬間明白了,眼前這世界上最聰明的諮詢偵探無法分辨什麼是玩笑話,「Sherlock,你是因為我昨天說的話所以才這麼做嗎?那只是個玩笑!我隨口說說的。」


  「噢……只是個玩笑……」Sherlock一臉茫然,似乎正在消化John的發言。


  原以為Sherlock會在理解那個玩笑後,像以往那樣碎唸那是個愚蠢的玩笑,結果Sherlock的反應令John出乎意料。


  「John,你是個大人了……」Sherlock先是擺出相當嚴肅的樣子,但隨即又露出了只在John一人面前才會有的笑容,「所以,你得為你的玩笑負責,我們結婚吧!」


  「不,Sherlock,我們昨天才和好,我今天不會跟你結婚的。」


  「那明天呢?」


  「明天也不會。」


  「後天呢?」


  「後天也不會!我們真的得進行這種愚蠢的對話嗎?」


  「那你就跟我結婚啊。」遞出戒指。


  「不要。」看Sherlock遞出戒指,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John仍然一秒拒絕,「你回家去,不然我今天下班時間就留在診所加班。」


  語言恐嚇很有效,Sherlock嘖了嘖,把戒指放進大衣口袋裡,轉身要走之前還不忘回頭給John一個吻,「不准加班。」命令口氣。


  「掰掰。」把人推出診間後John重重嘆了口氣,他想Sherlock應該只是一時興起,不是真的想跟自己結婚。內心產生一股矛盾的情緒,John拍了拍自己的臉,強迫自己把那情緒先甩開後繼續上班。


  之後,事實證明John錯了,因為Sherlock並非一時興起。


  自從那天求婚後,Sherlock一天最少會提起結婚那件事一次。


  在診所裡,在超市裡,在餐廳裡,在命案現場,在倫敦的大街小巷。Sherlock不放過任何一天,不放過John。


  「好好好!我答應你!我們結婚!結婚!」某天,終於無法忍受的John從Sherlock手中搶過戒指套在自己的無名指上。


  儘管與一個高功能反社會人格——Sherlock——結婚並不在自己的人生規劃上,但John確定那會是自己這輩子唯一不後悔的決定。


  因為在儀式中交換戒指後,他看見了世界上最令自己心動的笑容。


                           -END-


話嘮時間:


正在回頭填我的草稿腦洞,覺得自己最近糖分不足_(:3 」∠ )_
這是假寫文,真推歌。
這篇是在聽了"Carly Rae Jepsen-I Really Like You"後產生的。
輕快活潑的曲調跟說不停的"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真的讓人感覺很甜蜜,充滿了喜愛之情。
前面重心都在Sherlock身上,最後想讓軍醫感到困擾(?)所以重心放在軍醫的反應上了。
喜歡軍醫受不了偵探煩人而妥協的樣子XD

順便貼貼我的Ask,可以匿名問問題,來玩嘛ε≡ヘ( ´∀`)ノ

June
07
2015
 
评论
热度(67)
  1. 江东纵火团团支书Fa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好暖,,,
© 江东纵火团团支书 | Powered by LOFTER